歡迎光臨甘肅檔案信息網! 今天是
歡迎光臨甘肅檔案信息網! 今天是
微信公眾號   |  無障礙閱讀   |   RSS訂閱   |  設為首頁  |  加入收藏

老 照 片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檔案文化 > 老 照 片

尋訪蘭州老地名:南關拾遺

發布時間:2019-06-05 16:04:02  作者:華靜  來源: 蘭州日報  瀏覽次數:

 

現在的南關十字

昔日南關的“萬里金湯”

  南關十字位于蘭州中心區域,曾經在這里保留有許多老字號商鋪,如西北角的“上海糕團店”,零售布料的“信大祥”,東北角銷售副食蔬菜商品的“大菜市”等,其他五金百貨店、雜貨店、體育文化用品商店、照相館、飯館等店鋪更是星羅棋布。現在位于南關十字的酒泉路、慶陽路等已經被改造成寬闊大道,兩邊華燈亭立、樹木成行、鮮花鋪地,后面高聳起兩道望不到頭的參天大廈。在南關十字西北側,開辟一個草地廣場,廣場東面有約30來層高的“世紀廣場”大廈,這些都是南關十字不可替代的地標。舊南關以前是什么樣子,曾經在這塊熱土上發生過什么被人忘卻的故事呢?記者采訪了政協城關區文史委編輯柏敬塘先生。

  據柏敬塘回憶,舊日的南關十字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。他說,老蘭州們都知道,蘭州城很小,就是現在城關區里的那一點城。老蘭州城建有內城,城墻南門便在如今的南關十字附近。進入城門,方才算入城,而南關一度是蘭州城最繁華的中心。

  口齒留香的童年回憶

  上世紀90年代,何天祥與何天德兄弟二人在《南關憶舊》這篇文章中提到:一個一個鱗次櫛比的深宅大院,有的是寬門行店,有的是窄門商號,除了兩三家藥鋪有較寬暢門面以外,很少有小鋪小商,不過快到十字路口的路南頭,有一個賣大豆(蠶豆)的鋪子,是個例外,因此在他們的記憶里,這個大豆鋪的印象非常深刻。那時放學后,總在這家大豆鋪里買兩個銅板一大合(讀作格),柏敬塘補充道:合就是以前的計量單位中石、斗、升、合的合。滿滿一合大豆對孩子來說也是相當多的。這個賣大豆的鋪面有一間門面,擺了大小七八個竹編筐籮,分別盛放著炒好的大豆,有的淡黃,有的焦黑,有的淡黃的殼上有焦紅的斑紋。柏敬塘笑著說,其中有一種大豆被蘭州人戲稱為“氣死老漢”,很有嚼勁,但是不適合牙口不好的老人食用。

  清凈的“高碑寺”成熱鬧的戲臺

  在南關街的中間曾有一個佛剎,蘭州人都稱它“高碑寺”,據說佛寺里香火并不旺盛,平日里沒有燒香膜拜的善男信女,甚至連初一、十五都沒有。這個佛寺坐南向北,一連六間寬,三間是正門,在東面,一年到頭的緊閉著,三間是戲樓,樓下有門,平時半掩著,作為出入口。戲樓背后臨街的檐下有個立匾,上書“廣福寺”三個大字,原來這是寺的正名,“高碑寺”是它的綽號,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綽號?有人說寺里有一塊高大的石碑,廣福寺里的住持僧是一個留著三綹胡子、相當儒雅,十分福態的老和尚,姓田名廣仁,一襲墨色的長領僧袍,他也是蘭州出名的拳師,擺弄一手長柄大刀,自稱是“定宋刀”,據說是趙匡胤傳下來的。有一年,陜軍換防,兩個伙頭軍,要強拿寺里廚房的案板,田廣仁出來,一頭撞倒了一個,兩頭頂倒了一雙,伙頭軍看見風頭不利,只好氣急敗壞地撤退。此外,廣福寺也有它更風光的日子,因為南關街上,山西幫的買賣要占一半,山西人也有他們的會社,他們聚會總要找來晉南梆子班在寺里獻戲,這樣就熱鬧多了,賣小吃的攤子占滿了戲樓底下。

  曾經雄渾威武的南門城樓毀于一旦

  柏敬塘先生想起來曾在南關發生了一件很讓他印象深刻的事。在抗戰勝利后,蘭州古城墻的整體輪廓仍是完整的,但是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上世紀50年代。那時的南關十字北口有個南門城樓,也稱崇武門,后改為皋蘭門。此城門樓正處于龍尾山與陜甘總督衙署的軸線上,在城樓下有三個城門洞,中間一個門洞最大寬約6米,通行車馬,兩邊的洞較小,寬約4米,行人通行,城門洞上建樓三層,每層九楹,飛檐翹角,非常雄偉。三樓正中懸掛白底黑字的“萬里金湯”巨匾,這四個大字是道光年間陜甘總督那彥成所書,每字三四尺見方,厚重遒勁。說著柏敬塘先生拿出了一幅珍貴的照片。“這就是解放初期蘭州內城的南大門照片,可以看到。這個照片是解放后拍的,城門上有毛主席的照片。城門前的馬路有行人騎著自行車,樓門高20米左右,從下往上仰視,給人以聳入云表的感覺,氣勢雄偉,蔚為壯觀。但是到了1952年,這一雄偉的文物古跡毀于一旦,真讓人扼腕痛惜。那年我還很小,但是那突如其來的槍聲讓我至今心有余悸……”1952年10月6日早上9時許,數聲槍鳴響徹了南關的上空,聽到的人們都震驚了,紛紛找地方躲藏。原來,南門城樓駐扎的甘肅省公安總隊的一個排,一個叫張貴鈺的士兵因其出身地主家庭,“土改”觸及了其家庭利益,讓他心生報復心理。于是,一場蓄謀已久的行動便付諸實施。就在那天,他趁全排人下樓吃早飯的機會(下樓吃飯的全體戰士是徒手下樓,武器都留在樓上。)奪槍行兇,先打死了當時的副班長蔡彥全和戰士韓招財,并用手榴彈炸斷木質樓梯,在東南西北四面窗口架設機槍,進行瘋狂的掃射。但見解放軍從這里不斷地往上射擊,樓上張某從四個方向往下還擊,最后彈盡,失去抵抗能力,困獸猶斗的他將汽油倒在木質的樓板上,于是沖天大火燃燒起來,將南門城樓付之一炬。有“山海關”巨匾氣派的,置于蘭州南門城樓上的“萬里金湯”巨匾,也化為灰燼。

  約午后1時許,火勢基本息滅,尚有微弱余煙。這次事故,共打傷打死戰士、干部、群眾15人。而后,南門城樓連同門洞被整體拆除,只剩下左右兩側的墻體,又過了若干年,左右兩側的墻體連同城墻,也一起消失了。

  柏敬塘先生不無感慨地說,隨著蘭州被國家規劃為新興工業城市,城市功能發生變化,人口增加,拆城拓路,似乎成了必然。從那以后,先后拆除了一些城墻。進入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絕大多數被先后拆除。隨著經濟的發展以及舊城改造的步伐加快,剩余的城墻便越來越少了。到上個世紀90年代后期,原殘存城墻基本消失。

 

友情鏈接:
關于我們  |   聯系我們  |   投稿信箱  |   版權聲明  |   幫助中心  |   站點地圖
主辦單位:甘肅省檔案局(館)    承辦單位:甘肅省檔案局(館)信息中心    中文域名:甘肅檔案·公益
地址: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雁灘路3680號(730010)    網站備案序號:隴ICP備17003853號     網站訪問共
技術支持:蘭州大方電子有限責任公司    建議使用 1280x1024 分辨率    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
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